You can replace this text by going to "Layout" and then "Page Elements" section. Edit " About "

舅公,好走!

这是我平时的眼睛,注意看咯~这是我今天的眼睛,看到差别吗?

(上图)大大的眼睛,一点也不完美,左眼是外双,右眼是内双(偶尔不够睡变三层眼皮,张开眼看起来就是外双了,但只要一下子就打回原型了)。我知道差别很大,但我早已习惯也接受它的不完美。。。

(下图)很明显,双眼几乎是对称的,怀疑我偷偷跑去动手术了???非耶~这是昨晚哭着睡着的眼睛,肿肿又痛痛的。从早上到下午都还没回复原状,黑眼圈深到~~~

舅公,从小到大都是用客家话喊你“q gong”的,我会讲的客话加起来都不知道有没有10句,对你的称呼就占去1份了,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听不太懂你用客家话对我说什么,但猜下猜下也是挺好玩的,你一点也不在意我到底有听懂还是没有听懂继续讲你的。。。

舅公没有结婚,没有小孩,晚年就一个人,身边伴着一大堆流浪猫,守着若大又没落的店屋,固执地不愿卖掉,说什么也要老死在里头,现在,你的最后心愿也算了了吧?我想我大概猜得到你为什么要守着它的,不晓得你在最后的日子里,有没有坐在摇椅上,对着若大的房子回想以前?电影不都是这样拍的吗?

听说,这间在大街上的双层店屋,正是家族药材店,店中央还有个天井,老字号的招牌远近驰名,远至香港都知道这名字。在早期更是南来中国同乡的收留地,热闹盛况就像怀旧影片《七十二家房客》。是不是酱厉害,我就不知道了,因为那时候我都还不在这世上,就连爸爸也还是小孩子一个。

打从我有记忆以来,还记得曾小住过那里几天。小小的眼睛看到的都是药材、鼻头闻到的全是药材、天井下晒的还是药材。那时候最喜欢在2楼的窗台上,看着大街上的人来来往往,也喜欢在2楼的走道上来回奔跑,小小的脚板踩在木板走道上会咿呀作响,感觉有趣好玩!但,长大后,那地方已慢慢地人去楼空了,就只剩下舅公在守着。2楼早就不能上去了,感觉随时会崩塌。

一个老人,孤孤独独地留在哪里,是想守着仅有的产业,还是只想守着旧时的盛况回忆,我相信,答案会是后者。舅公,一直守在老旧店屋里,直到昨天早上终于走了。。。安安静静地在睡梦中悄悄走了。。。舅公,好走!我会想念你,把你放在心里想念的,就像想念公公婆婆一样——一个喜欢小孩子、喜欢猫咪、喜欢赤裸上身穿着短裤在大街上溜达串门子的舅公。

PS:不晓得右眼明天会不会回复原状,还真看不习惯自己双眼都是深深双眼皮的样子。。。

  • Digg
  • Del.icio.us
  • StumbleUpon
  • Reddit
  • RSS

4 评论:

khengsiong 说...

双眼挺美呀!

你的舅父应该很寂寞吧。。。

Cui Yin 说...

感觉肿肿的挺不习惯...幸好今天已经恢复原状了。

舅公寂不寂寞。。。我就不知道了,他固执地不要搬,有舒服的房子不要住,有人看顾的安老院不要去。。。晚年就在老店屋里陪着一堆宝贝流浪猫。。。

也许他是寂寞的吧?

lcfu 说...

qi ga yin ~~~
哈哈哈哈 我妈妈是客家人哦
你的 q gong 还好吗?

Cui Yin 说...

我是客家人,但很不好意思。。。我不会讲客话的,连听也有限公司。。。

舅公走了。。。他好不好,我也不知道了。。。